永利集团304手机版 >国际 >Kwong Wah >

Kwong Wah

2019-09-23 01:05:03 来源:环球网
A+ A-

林冠英在爱情巷50号产业上,再次要求槟州各姓氏宗联委主席张威如依法行事,并以彭文宝为例说自己若随便签个名,一旦被反贪会盯上:“我就死给你看了。”
林冠英在爱情巷50号产业上,再次要求槟州各姓氏宗联委主席张威如依法行事,并以彭文宝为例说自己若随便签个名,一旦被反贪会盯上:“我就死给你看了。”

(槟城15日讯)双溪里武非法碳木厂风波未息,槟州首长林冠英要国阵表态,是否支持州政府针对国阵时期积累下的非法建筑,在“有条件”下暂不拆除的处理手法。

他说,一旦国阵不同意上述处理手法,国阵是否支持州政府将国阵执政时期,累积至今的非法小贩、非法建筑和非法扩建的结构,合共数万间建筑,即刻拆除?“你(国阵)准备好,负起全面责任了没?”

林冠英周二出席科学咖啡馆“流动编码教学”推介礼后,在记者会上如是表示。他指出,州政府2008年上台后,便针对国阵时期积留下的所有违法建筑,只要符合“不影响交通”和“当地人民利益”的两大条件,便不即刻拆除,以寻找双赢方案的处理手法。

他批评国阵在双溪里武事件爆发后,扮演“双面人”角色。即一方面在其执政时期,没有采取(拆除)行动,在行动党主导州政府,要以人道方式解决问题时,却来谴责批评。“在谴责我们时,你同不同意我们政策?如不同意这政策,为何做政府时不拆?现在你改变立场?”

他强调,州政府上述政策,是需具备上面陈述的两个条件的。2008年后的非法建筑,则是以即刻拆除,或人道方式处理。他说,但国阵谴责州政府拆除行动时,却没有说明有关建筑,是2008年前或后的,许多展延拆除的非法建筑,都是2008年前的建筑,如双溪里武非法碳窑末厂,就是一例。

- Advertisement -

“这政策见人见智,有人赞同有人不同意。倘若在这政策下受影响的人民,我代州政府说一声对不起。”

他补充,本身也针对2008年后因其非法建筑被拆的人民,向相关人士说对不起,因为州政府须依法行事。“如果人民不满,我们也准备好在全国大选时接受判决。”

只是,他强调在在非法建筑课题前,往往有许多不同看法和政策意见。州政府虽采取不即刻拆除2008年前的非法建筑,却不代表州政府没行动,他指双溪里武非法碳木厂被州政府两度带上法庭,还遭罚款。

他说,州政府是有行动,只是没有采取关闭工厂行动而已。他指非法建筑课题极其复杂,拆与不拆都被国阵谴责。“负责任的州政府会尽量减少负面影响。我再向双溪里武的人民道歉,州政府是为全体利益着想。”

他强调会于周三召开的州行政议会讨论上述课题后,再做宣布。他重申,坚信彭文宝没有贪污,只是执行州政府政策。

州政府未有40人患癌资料

双溪里武非法碳窑末厂事件发生后,公正党本南地州议员诺丽拉在脸书上帖,说曾接获当地居民18页请愿书,有40人患癌。林冠英针对40居民患癌说法,强调州政府未有相关资料。

“我没收到有关资讯,这事件之前一直由掌管环境的彭文宝处理。

彭文宝目前在私人医院休养,我会在他出院后,再向他要正确资料后,再作回应。”

彭文宝是槟州福利、爱心社会及环境委员会主席。另外,诺丽拉自事件后,自称成众矢之的一事,林冠英受询时强调本身一次都不曾针对诺丽拉,发表任何声明。“我甚至一次都不曾提过对方的名字,行动党也不曾评论她。在这事件上,我们看到很多不实报道。”

另有媒体询及,彭文宝被释当天,似乎没有蓝眼议员到场支持时,林冠英即刻反驳说,公正党的槟州行政议员阿菲夫就人在现场。首长政治秘书黄汉伟也补充,公正党的玛章武莫州议员李凯伦和峇都蛮州议员再也巴兰也在场。

吉打填海也没有议员被查

此外,针对环保课题上,林冠英重提吉打填海、莱那斯稀土厂和彭亨采山埃,比双溪里武事件给人民带来更大负面影响,却没有相关州属行政议员,遭到调查。

“吉打填海甚至没有环境评估报告,是可罚坐牢5年和罚款的,这些事件负面影响更大,但没有行政议员被查。”

斥宗联委回函内容 与土地局首谈不达共识

针对张威如报章喊话,请州政府拍卖爱情巷50号产业,林冠英指斥宗联委回函土地局时,回函律师并非早前与土地局会面的律师,宗联委回函内容根本不达与土地局首谈共识。

他强调,土地局于7月18日和8月11日发函宗联委时,便写明只要达相关条件,州政府准备好以像征式1令吉,转让爱情巷50号产业予宗联委。

他周二公开土地局与宗联委来往信件,强调718信件发出时,宗联委派来林建寿律师楼代表来谈,双方达到共识。但土地局8月收到宗联委回函时,却来自张饶律师楼,而且内容不达首谈共识,即上呈所有文件。

“我们要他们律师来谈,以符合法律条文。我们是法治政府,不能违反法例。张威如说的摇个手签个名就行,好像不需依法。”

他引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的案件例,强调“签名”要有法律基础支持,不能随意。“彭文宝就是签一封信,便遭反贪会调查。所以我们要很小心,不然接下来就是我被反贪会调查。如果没有法律支持,我就死给你看了。”

他揶揄张威如,坐拥上市公司却不懂为何如此惧法。一旦没有法律支持下签名,纵然本身无惧反贪会也是“死路一条”。公开信件,是遗憾对方在千人宴上,没提两次写信以1令吉转让。

- Advertisement -

“宗联委一直说他们没有文件,但我们没放弃,叫他们找律师来谈,看如何谈出一个法律管道。为何不谈呢,反提自己累,叫我们拍卖”?

他说,土地局信件内容说可以谈到妥,但张威如声明还是鸡蛋挑骨头,令人遗憾。”

他也驳斥对方强调信函是幌子说法,讲有这是土地局的白纸黑字。他说对方言明没有借力国阵,但宴会政治味浓,无需自欺欺人,甚至几天前才邀本身,自己根本不及安排出席。“要解决他就应派律师来谈,如果他要节外生枝,我没兴趣。”

责任编辑:亓朋 CN037